纩里

人,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回到顶部 1 2 3 4 5

上传了一份开心


(是月饼

我的痛苦通常来自于在自我否定的过程中发现这些自我否定一点没错。

强迫症与选择困难症

每次洗衣服不会把所有穿过待洗的衣服全部洗完,因为总有一两件是介于可洗可不洗之间的,要去决定它们到底该不该被洗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这时候选择放置它们几天,然后它们就变成了“即使不洗也不想再穿了”的衣服。这时候就可以愉快地把它们都洗了。
所以说逃避真的有用啊。

一种病被治愈了,可是又患上了另一种。

大概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很介意别人“借鉴”我的东西,特别是朋友。
有时候看到了别人做的东西难免会下意识借鉴的,所以我会选择不看,看了就绝对要避嫌。
大学里有朋友“借鉴”,工作了也有同事“借鉴”。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但是看到了还是会觉得很硌应。
并且我从始至终不喜欢那种“很会学习”的人。🙃

照片应该是可以在事实基础上糅合作者当时感情的东西。
也许景物本身没有那么“美丽”,但是观景人眼中的景物经过情绪的渲染,可以是各种美丽的样子,那么照片就是还原当时客观景物和主观情绪两者的东西。

并不想得玛丽苏病

阳光打在我脸上,树影斑斑驳驳地打在我脸上,经过玻璃的折射,一切都柔和一些。
耳边虽然是缆车隆隆的声响,我却好像听到了风拍打树叶的声音。

这样就够了,这样就算是抓到夏天了。

夏天你好呀。

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感受如果说给人听的话,一定会被觉得“很矫情”、“想太多”之类的。
所以每次有什么感受,很多时候说话说一半。怕说出来了会后悔被人知道我是这样的人。

所以很久没有想要一起旅行的人了,我怕我在想抒发或者享受一些感受的时候,顾忌同行人的心情而没办法好好做到。
是啦,我知道是我活得太不自在,太在意别人了。


但是已经活成了这样的人,那怎么办呢。

在这个世界上,至今为止,我能确认和那个人在一起可以像一个人一样,自在,自我的人,就是我妈了。
虽然现在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但是我知道就算我任性她也不会介意。


这样我就很开心了。

今天和她去了香港的太平山顶,本来只是因为她比较喜欢这种景点而去的。...

重大事件

乐观地想,到这个年纪遇到这种事,emmmmmm,还挺酷的。

……

来深圳后经常做梦,所幸也不是些可怕的梦。昨天做的梦就还挺让人开心。
以后就把梦到的东西记录一下吧。

昨天做梦梦到在一张大圆酒桌上拿起一瓶啤酒就开始吨吨吨………
大概是前不久买的奶酒太令我失望了,前两天烧烤点的啤酒又不冰又不好喝…
深圳也没有可以一起喝酒的人——说的好像别的地方就有,但是起码回了上海一个人吨吨吨的话也是不用在意别人眼光的。

嗯,但是其实我并不怎么会喝酒,也不怎么喝酒哈哈。上一次喝醉已经是高中毕业的时候了 :P

美是用来欣赏不是用来探究的。

©纩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