纩里

在孤独和庸俗的中间

回到顶部 1 2 3 4 5

每天早上听一听兔瓦斯的歌就感觉充满了力量啊!

我现在理解到了那些把公司当家的人。

出租房我已经完全不想好好拾掇它,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得搬家,我只想买好看的装饰,贵贵的收纳好好装扮我的工位。家里的摆件也想放公司,喜欢的书也想放公司。

突然就对出租房不留恋了。

近期感想

谢谢一见如故


好像昏睡了很久


现在醒来还来得及吗?

一辈子为真实坦率的人着迷

生存报告18.07

啧啧,距离上一篇生存报告居然已经过去一年又五个月了,就连距离上次在这里发东西都已经过去五个月啦。

事实上五个月前的我都没预料到自己为什么突然就不发po文了,大概是因为生活充实了起来?没了那么多无病呻吟?


哎哎,还是有的啦。但是就好像突然有事也不想说,也懒得说。但是积累了那么多记忆,突然来写一次也不错,省的我这容量越来越小的脑子又把它们都忘掉了。


其实在上家公司的时候,是想要好好写一篇的,但是估计是因为拖延了一下,又突然忙碌了起来,就直接翻篇了。

那时候要写的是什么呢,就是想写写我那些可爱的(女)同事们。

也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有感而发一下。

可能因为我们那一圈妹子,都是同龄人...

有些事情还没做,不是因为还没来得及做,是本身也就是做不了的。

多了一些以前没有过的感受,那终归也是好事吧。
但是头就别回了,毕竟背后面的皆是痛苦。

比起坏人我果然是更讨厌笨蛋

对不起,我仍旧没有做到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任性地说出了自以为很温柔的话。事后才发觉那不是温柔,只是暴力的坦率。

有一件很残忍的事实就是:越痛苦的时候越不能任性地发泄痛苦,只有强忍痛苦,唯心行事才有可能规避接下来更多的痛苦。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很难,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不善忍耐的任性的人,忍耐对我来说本身就是一种痛苦。

但是我仍在努力,希望在……被磨平之前,我可以做到。

喝醉酒有时其实是为了让发疯合理化为“发酒疯”。

我是因为喝醉了才发疯哦,不是因为我本来就要发疯啦。

就像尽管我很喜欢杭州,还有好多想去的地方没有去,但是没办法,我已经离开它了。

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再寻求什么默契和惊喜了。

©纩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