纩里

在孤独和庸俗的中间

回到顶部

最近这几天突然就感受到了自己的成长。

也不是自己的成长吧,就是突然发现自己最近在想的事情和以前很不一样了,不如说其实是在被时间逼着成长。

放寒假在家里呆了几天以后就去姑妈店里帮忙,她做的是喜糖的生意。我不懂那些东西的价钱,就只能埋头帮她包糖。有客人的时候她就招呼客人,没客人的时候就一边也包着糖一边和隔壁来串门的人聊天。聊天的内容无非是那些生活上的八卦琐事:谁家的女儿又要相亲啊,公务员的工资要涨多少啊,谁家在哪里买了一套新房啊,谁家的车因为黄牌了不得不去买新的啊,最近的生意多么难做啊……

换做是以前的我,一定是对这些东西没兴趣的,但是现在也会竖着耳朵听那些细细碎碎的事,时不时也要不怕臊地问一句黄牌是什么意思。

亲戚也开始问我工作和对象(。)的事情了。最近一次和奶奶的通话里她也提到了,因为她前段时间生了病,其实现在情况也不是很好,她就很希望能看到我快点找好工作,再找个对象,她也能更安心一些。

和朋友聊天不由自主地就聊到工作的问题。

自己闲着没事干的时候会去搜一下本地租房信息,看一下招聘网站,去查一下五险一金的具体意思,去做一些大人时常在烦恼的事情……

我承认我从小就喜欢提前去想一些还未到来的事情,我离毕业也的确还有一年半之久。但是对于我自己来说,这种提前也算不上是提前了。

但是我还不想这么快长大,我还不想这么快找到工作稳定下来。我觉得我人生还缺少些什么,好像还没经历一些真正的青春我就要被时间迫不及待地拉拔成大人。

我想我还没有在什么事情上做得足够优秀,也没有做过什么值得被记录下来的事迹——我的青春即将一片空白。

说空白也许是过分了,但也绝不会更好了。

我不想等五十多岁回忆起这段我儿时最渴望的,也本该最美好的青春的时候,脑子里只划过一些暗淡而细碎的记忆,话到嘴边只能支吾两句就沉默了下去。

至少到现在,我觉得我的人生挺不精彩的。

学业,可以说暂时在这个环境里还算可以,但也只是还算可以而已,再把自己拎出自己的学校的话,那还是像蝼蚁一般平平无奇的。

画画,算是坚持的比较久的东西了吧,但是现在,自己能画出的东西也许才是对我长久的坚持来说最讽刺的现实。

我想去做一些事情,也许是在某一个方面做到足够的成功,也许是去做一些让我再五十岁的时候还能有清晰记忆的,只能在我这个岁数做到的事情,另类也好,不被人理解也好,只要不是平平无奇就好。

有一个朋友比我没大几岁,她总说我是年轻人,而她是大人。我总想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啊,况且你还长得那么显小。她以前说羡慕我这个大学生,希望自己再重读大学之类的话的时候我也没有特别在意。

可能就是越拥有的就越不在乎吧,直到最近我才发觉自己现在这几年的光景是多么宝贵,而前两年我可能真的就是在浪费时间。现在倒是很想去做她说的那些事情,算是帮她,也是为我,留下一些回忆。

还有一次和另一个朋友讨论某宝买东西,她看中了两顶颜色不一样的帽子,一共就只有那两顶。想和我一起买,造型上寓意上其实我都挺喜欢的,唯一就是怕自己买回来不戴,因为这个类型的帽子没有戴过(其实平时几乎没有戴过帽子,自己买过的帽子也几乎是放在柜子积灰),怕没有衣服搭配。她说,年轻人就是要多尝试新鲜事物嘛。

我当时的想法是,可是我穿衣服的风格已经有了,不需要尝试新鲜事物了啊。当然后来买还是买了,可平时也真的没有戴出去过,就有一次和她见面,带着帽子去了,和她一起戴着帽子合了照。

然后今天在翻杂志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世界上穿衣风格那么多,我还这么年轻,难道就永远一种风格走下去不变了吗?这未免太无趣了吧,有些风格可能再大些想尝试也尝试不了了啊。

我想说的是以前可能会因为自己比别人先找到了一种风格而自满,可是永远保持不变,看似是比别人走快了一步,但是也会因此失去很多乐趣。以上只是从穿衣风格想到,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是遵循这个道理。

我想我真的该在还年轻,还有本钱的时候多尝试一些新的事物。就算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会觉得浪费,甚至后悔。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些都将会是珍贵的回忆啊。

剩下一年半的时间,我想要尽可能去创造一些无关未来生计的,只为让这段青春变得更精彩的回忆。

话写在这里,不知道能做到多少,但至少有这个念头在了,行动也不会远了吧。

评论(3)
©纩里 | Powered by LOFTER